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专栏>发展研究
疫情冲击下企业发展面临许多新问题
发表时间:2021-05-18 09:17

  在疫情冲击下,我国企业发展面临六大新问题,包括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缺乏标准规范、融资多元化风险进一步凸显,“卡脖子”问题更加突出、产业链供应链面临重新布局阵痛、市场环境仍有改善潜力、应急管理处置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一、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持续存在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企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生产经营甚至生存发展遭遇严峻考验。在企业面临的一系列困境中,融资难的老问题在疫情影响下进一步凸显。疫情发生以来,一系列扶持政策相继出台,包括减税降费、贷款应延尽延、增加普惠贷款、降低房屋租金和融资成本等。这些扶助措施旨在提高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能力,帮扶企业渡过难关。但是由于经营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加之信息不对称、转型升级难等因素,大部分小微企业在收入减少、成本刚性的双重挤压下,小微企业的脆弱性更加显现,资金链条紧张以及融资能力弱成为众多小微企业生存更为突出和关键的问题。

  虽然国家出台包括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延期还本付息、小微企业信贷支持计划等多项金融纾困政策外,但仍有相当的企业仍然面临资金短缺的突出问题。此外,疫情冲击下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明显上升,企业发债融资面临新困难。在疫情冲击下,债券市场违约事件不断增多,2020年全市场债券违约金额较上年明显有所增加。从而对一级市场产生重要影响,一级市场持续低迷,债券推迟或取消发行的情况明显增加。同时,当下信用债分层的情况仍较为明显,从发行人来看,负担重的国企和弱资质城投一级发行较为困难,再融资压力增大导致投资者信心降低,二级市场抛盘进一步产生负反馈。在这种情况下,企业通过债券市场融资的困难有所增加。

  二、企业科技竞争力问题亟待解决

  当前,全球科技创新进入空前密集活跃期,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全球经济结构的大背景下,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突破与创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更为迫切。本次疫情深刻影响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世界格局进入大调整、大变革的新阶段。在疫情冲击下,我国“卡脖子”技术短板问题更加凸显,甚至在国际环境日趋复杂的情况下,给经济社会稳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从实际情况看我国科技在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高端通用芯片、基础软件产品以及高端制造装备等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仍然受制于人的问题日益凸显。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企业的“卡脖子”问题将进一步影响未来发展。这种问题加速成为影响企业稳定发展的重大隐患,企业一旦因为关键技术被卡住生死线,则可能带来关键市场供给波动,影响范围扩大。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以前一直将专业的研究机构作为研发主体,把大量的资源投放在科研机构,但是最应该作为创新主体的企业在此中间发挥作用不够,急需企业在科技创新特别是解决“卡脖子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三、企业产业链供应链保供稳供问题更加凸显

  我国产业参与国际经济循环遇到的困难与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相关:一方面,为数不多的以我为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在国外布局时,一些零部件生产方面拥有关键技术的国外供应商可能在国际科技战、贸易战中某些“卡脖子”技术的断供、脱钩更会导致整个产业链的断裂或瘫痪;另一方面,我国大部分产业是依靠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劳动力和土地资源价格低)嵌入全球价值链的,所处的环节主要是加工装配之类的低端环节,中高端环节通常不在我国,所需要的零部件和元器件一般都需要进口国外的中间产品。由于水平分工链上的每个环节都已经把产业链上的信息流、物流、资金流运转到了极致,上下游的分工合作也越发紧密。但本次疫情让极致运行的产业供应链隐藏的巨大风险凸显出来,全产业链发生“共振”,过大的物流半径距离导致产业供应链断供风险急剧上升。对企业来说,需要调整过去基于全球价值链分工效率至上的原则,转向基于效率和安全并重的原则,重新构建产业供应链。在这一过程中,我国企业,特别是对外零部件依存度较高的企业将面临产业供应链调整阵痛。在寻找部分零部件国内替代的过程中,产品质量等问题可能需更加关注。

  四、市场营商环境仍有改善潜力

  营商环境有待进一步优化。近年来,我国营商环境明显改善,但也要看到,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一流营商环境仍需努力。一是市场开放有待进一步拓展。医疗、养老、教育等民生领域市场开放仍受一定限制,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等一些领域的准入门槛依然较高,社会资本进入仍面临诸多限制,这部分市场活力没有充分激发。同时,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相关配套改革仍不彻底,负面清单之外准入障碍和隐性壁垒依然存在,民营企业在市场准入、项目审批、招标投标、申请资金等方面仍面临“隐形门”。二是政府服务管理有待进一步完善。政府部门服务流程有待进一步简化,部分事项办理时间长、申报材料多、办事成本高,政务服务等候时间和跑办次数依然偏多,部分地方政务服务大厅进驻事项仍然以行政许可事项为主,与企业、群众密切相关的高频服务事项存在“应进未进、进而不全”问题。一些监管政策的稳定性和透明度不足,有的政策给企业预留的缓冲期不足,影响企业预期,包容审慎监管不到位。有些法规制度不够完善、政策落实存在偏差。总体来看,改善营商环境在宏观层面的治理问题、中观层面的监管管理问题、微观层面的服务和成本问题等方面还有很大改善潜力。其中,市场监管的观念改变、模式创新和效率提升成为影响企业生存发展的重要因素。

  五、企业面临不正当竞争问题依然突出

  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许多新经济领域的市场主体亦在经济复苏中发挥领跑作用。在飞速发展中,这些新经济领域的竞争无序问题加速暴露。由于发展迅速,新经济领域尚未建立起具有普遍共识的标准体系,也缺乏成熟行业协会的引导,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存在参差不齐的问题。部分厂商为了尽快抢占市场,采取违背市场公平竞争原则的营销手段或方法,导致部分新兴领域恶性竞争。目前我国公平竞争法律制度不完善,竞争政策与市场化改革的联动机制仍不健全。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在执行过程中,不够完善公平,很多时候存在软约束状况,约束力和透明度明显不足。